童书中动物“异性相吸”片段引争议,性教育

发布时间:2020-09-20   来源:www.aimeio.com    
字号:

想必大家都听过“异性相吸”这一定律。然而,前不久,儿童文学作家沈石溪童书作品《最后的中国战象》中一些描写动物“异性相吸”的片段引发争议。

作者回应童书中动物异性相吸片段

沈石溪回应了此事,表示关于那些描写他认为无伤大雅。“当然有的家长有的老师可能觉得,这个不适合年龄太小的孩子阅读。那我们也会做一些更正,比如出版社会要求我做一些修饰,模糊一点或者把敏感的句子去掉。”

来看被某些人认为“不适合小孩子看”的片段:

讲真,这里只是说战象受到了“异性相吸”的影响,对母象产生了一丝好感,并没有直白地、不加遮蔽地呈现关于“性”的内容。我个人认为并没有不妥当,但有些家长认为有问题。

网友评论

网友们炸了,纷纷吐槽,认为这是某些人谈性色变罢了。

很多人认同及早进行性教育,可以让孩子学会自我保护。

性教育这一课,千万别缺席!

关于性教育,如果家长一直缺席那是旷课,并非是没有开学。

台湾女作家林奕含的小说《房思琪的乐园》中,有这样一段内容:

刚刚在饭桌上,思琪用麵包涂奶油的口气对妈妈说:“我们的家教好像什麽都有,就是没有性教育。”妈妈诧异地看著她,回答:“什麽性教育?性教育是给那些需要性的人。所谓教育不就是这样吗?”思琪一时间明白了,在这个故事中父母将永远缺席,他们旷课了,却自以为是还没开学。

小说中,房思琪在对“性”懵懵懂懂所知甚少的时候,被补习老师李国华诱奸。这次对话发生在房思琪第一次被李国华性侵之后,她这是在对父母求救啊,但很显然父母并没有接收到。而妈妈那句“性教育是给那些需要性的人”,更让她不敢把事情说出来。

就这样,房思琪在深渊里越陷越深,几年后疯掉了。而这部小说并非虚构,是作者林奕含本人亲身经历改编的。小说出版后的两个月,她自杀了,年仅26岁。

这几年,随着性侵猥亵儿童事件频曝光,越来越多的家长开始重视对孩子的性教育。然而,很多人仍然谈性色变,羞于和孩子谈论“性”。

要知道,孩子越是懵懂无知,越容易被诱骗。这些犯罪者往往会利用孩子缺乏性知识这一点,和孩子玩一些“特殊游戏”,让孩子和其性接触,比如抚摸游戏、亲吻游戏、一起看色情片等。之后,他们会给孩子买礼物,告诫孩子“这个游戏是我们之间的秘密,不能告诉其他人”,甚至欺骗和孩子之间是“爱情”。

这里不是故意引起家长恐慌,而是想让大家明白:作为家长如果你不作为,谈性色变,不及早对孩子进行性教育,那么等同于让孩子暴露在潜在的危险之中。

性教育“大尺度”是大进步!

而对于性教育的方法和尺寸,持有传统观念的一些中国家长难以接受。

之前,国内首套专业全面性教育读本就曾引起争议。

有家长认为尺度太大,小学生看性教育教材有点太早了,不能一味赶时髦学西方。也有家长认为“性教育其实不用遮遮掩掩,越是透明,孩子学得就越坦然。”

事实上,孩子的世界很单纯,正当解读才是正确姿势。孩子很小就对自己从哪来感到好奇,如果正当途径无法解答,他们很可能会走偏。而黄色书籍、网站上的那些“答案”,会对孩子产生误导。

还有一点,有些家长对性器官的名称避讳,认为即便对孩子进行性教育也没必要直接称呼生殖器官的全名。

事实上,坚持称呼生殖器的全名很有必要,之所以这么做一是因为这么做可以去神秘化、去羞耻化,二是在很多儿童性侵案中相当多孩子因为无法说出性器官的名称而不能提供准确的证词。

在防止性侵猥亵这件事上,很多人把焦点放在犯罪者身上,忽视了受害者。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都要接受性教育,让他们学会自我保护很重要。这是对孩子的教育中不可忽视的一部分,学校和家庭都要做出更多的努力。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